他们已经是艺术家了,为啥还要“破壳而出”?

上海视觉艺术学院里有一个特殊的班级——成立于2018年的“当代水墨人才高峰班”。这个班里只有15位学员,最大的70岁,最小的19岁,他们中,有国画专业出身并获有学位者,也有其他专业出身并在社会上很有地位的,更有刚刚起步的小年轻。

这个班是上海视觉艺术学院SIVA?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推出的,由中国水墨名家刘国松先生挂帅担任研究院院长,是中国国内首家在高校创办的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。

这个班招收学员完全看作品,只要他们热爱水墨,一心一意想做一位有创新的水墨画家,为中国文化复兴做贡献。

第一届高峰班作品展现场

刘国松先生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掀起过一场轰轰烈烈的中国画现代化运动,对中国水墨的后续发展影响深远。刘国松先生说,水墨,就是中国绘画、中国艺术、中国文化的DNA。意大利文艺复兴是由绘画打头阵的,所以中国水墨画家的责任非常重要。

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主张,艺术家应从传统水墨技法材料中解放出来,以创造的精神和包容的胸怀致力于当代水墨的实验探索,艺术家要有“破壳而出”的勇气。

第一届高峰班学员作品·陈尚隆《无所在无所不在2》

由于当代水墨的实验性特征,在一年的授课中,不同学术导师的讲法和观点往往大相径庭,有些甚至是矛盾的,但是,这提供给学员更大的思考空间,对学生的启发更大。

短短一年过去了,2019-09-21至9月30日,第一届高峰班结业作品展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美术馆举办,同时,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首轮学术委员会宣布成立,刘国松、陈家泠、王劼音、皮道坚、张雷平、马小娟、朱刚、何曦、石墨、林明杰等担任学术委员,林明杰任首轮学术委员会主任。

展览现场,学术委员对学员作品进行了点评,随后的研讨会上,他们也对当代水墨发表了精彩观点。

刘国松:画家与科学家一样,都是先有一种创新的个人思想,要想把这种独特的思想在画面上表现出来时,用传统的旧技法与材质表现不出来怎么办呢?就像科学家一样“做实验”!一旦把自己这一创新思想落实到画面上时,就有新的创造。有创造才能称得上“画家”,因此,我把画室称为画家的“实验室”,不再是传统绘画制造的工厂。

■学员作品·杜华《Dreaming》

张雷平:从1980年代即被刘国松先生打破传统中国画山水人文程式化所撼动,入门容易出师难,即使是十年功夫也是一瞬,高峰班的艺术家们能主动改变自己已有的艺术风格,对当代水墨进行探索着实不易,令人感动。

■学员作品·徐源凯《留白》

王劼音:当代水墨就像没有妈妈的孩子,中国传统的路子里,觉得它不正统,西方艺术又觉得你不够“当代”。上海视觉学院设立了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,开设高峰班,为水墨这门艺术的探索,安了一个学术的家。当代水墨太好玩了,毛笔宣纸可以搞出千万花样,我玩得不亦乐乎。这里天地很大,希望学员们能够体会这个好玩,让这门艺术别开生面。

■学员作品·丁国红《脉象系列》

何曦:当代艺术不是抛弃传统,当代艺术强调观念,用传统的技法也能表达最当下的感受,所有的技法都是为了自己的感受去用的。

学员作品·黄家伟《浮生聚能系列—探索1999》

朱刚:传统国画最大的问题,是相似度太接近了,内行看得出分别,外行并不这么认为。国画可以教技法,更可以观念创新,这是把门打开的创新,也是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的存在价值。不能用昨天的知识教今天的学生,教育要有前瞻性。

学员作品·江心静《思网系列—昨日之岛》

石墨:撕心裂肺的艺术不一定是当代艺术,美国的波普艺术是在后现代主义文化背景下形成,那么当代水墨也必然需要大时代的推动,而不是突然的异军突起。

学员作品·朱汉云《寒山图》

林明杰:虽然不能说汇报展中学员们的作品有多么完美,但是或多或少已经透露出他们作为艺术家所应具备的创造勇气。艺术是殉道者的道路,画室如同实验室。艺术家的价值不是符合了多少世俗的成功指标,而是看他为人类的精神世界做了哪些有意义的新探索。

来源:周到上海       作者:詹皓